官場小說網 > 其他小說 > 官道之色戒 > 第一百零五章 捆綁;
    祝書友們元宵節快樂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王思宇見她躺在地上大喊大叫,心里暗叫糟糕,知道大事不妙,萬一這喊聲驚動了山下的老師同學,那可是非同小可,但此刻若想逃跑,卻已經來不及了,一來被她看見了長相,二來萬一她掏出手機打個電話,估計還沒跑到山腳,就會被人逮個正著,剛才光顧了爽快,眼下已經鬧到不好收場的地步了。

    這時候后悔是沒有用任何用處的,只能想辦法盡快補救,見女孩叫得太兇,王思宇心下慌亂,來不及多想,索性一不做二不休,直接撲了過去,將女孩死死地壓在身下,拿手捂住那女孩的嘴巴,翹起一根食指,做出噤聲的動作,隨后從臉上擠出一絲尷尬的笑容,輕聲安慰道:“噓…….別喊……別喊……我不是壞人!”

    屁股被他摸了半天,那女孩哪里還會相信王思宇是好人,她本來就已經驚恐到了極點,這時見這膽大妄為的色狼居然已經騎到自己身上,更是羞憤交加,急得小臉通紅,她此刻嘴里雖然發不出聲音,但手腳還是自由的,趕忙扭動著身子,雙手雙腳死命地亂.蹬亂抓,那十根涂著淡彩的的修長指甲,就不停地在王思宇的眼前晃動,幾次險些抓到他的面皮,王思宇也被嚇得心驚肉跳,唯恐一個不小心,被她給抓破了相,那可真是沒法出門見人了。

    一陣手忙腳亂間,兩人的身子糾纏在一起,王思宇見遲遲解決不了戰斗,心里不禁愈加焦躁起來,眼見著一只手沒法將她制服,就趕忙將右手從她嘴吧上抽回,雙手齊出,閃電般抓住她的兩條胳膊,使勁地按在地上。

    女孩這時胳膊動彈不得,嘴巴卻得了空閑,就開始張開小嘴扯著嗓子尖叫道:“救命啊……快來人啊……有色狼……救命啊……有色狼……”

    王思宇驚出了一腦門子冷汗,這時只恨身上少生了一雙手,這身下的女孩也忒難纏了些,被她逼得沒法,只好施展大殺器,將嘴巴猛地湊過去,女孩見狀立時停止呼救,不住地搖晃著雪白的脖頸,奮力躲閃,更把嘴唇閉得緊緊的,唯恐稍有差池,被這大色狼鉆了空子,遞進一根舌頭來。

    此時女孩的上半身已經停止了反抗,但下半身依然動個不停,右腿的膝蓋不時地抬起,一下下地撞擊王思宇的后背,但她力氣實在是有限,那膝蓋頂在王思宇的后背上,與按摩無異。

    王思宇剛才被她搞得手忙腳亂,狼狽不堪,心里實在是大為光火,這時也顧不上憐香惜玉,把她的兩雙手壓牢后,就隨手伸手從地上的夾包里摸出一疊報紙來,拿手簡單地折了幾下,就粗.暴地塞到女孩嘴里,隨后如同老鷹捉小雞一般,抓著她的胳膊站起來,直接抱起她的身子,在女孩的亂.蹬亂踹中,快步走到一顆樹邊,這才把她放下,他用前胸和膝蓋頂住女孩的身體,將她牢牢地抵在樹上,讓她無法掙脫,隨后伸出兩只手,開始迅速地去解自己的腰帶。

    女孩見狀急得嘴里‘嗚嗚’作響,卻毫無辦法,自己的身子此刻險些被對方壓扁,任憑她如何掙扎,都無法動彈半分,只能眼睜睜地見他將腰間皮帶抽出來,女孩喉中嗚咽一聲,眼睛里滿是哀求之色,淚水如同斷了線的珠子般,噼里啪啦地掉個不停。

    “這都是被你逼的,喊什么喊!”王思宇咬牙切齒地道。

    說罷他沒有半分遲疑,拿著黑色腰帶抖了抖,就握著皮帶從她雙.乳.上方繞過,轉過身子,將這女孩捆在這棵松樹上,這棵松樹只要臉盤粗細,女孩在那邊不太老實,使勁掙扎,王思宇狠勁上來,就將一只腳蹬在松樹上,把皮帶勒緊,系牢后又覺得太緊了,怕女孩喘不過氣來,就又捏著搭扣送開稍許,忙完后,忽地見褲子已經褪到腳邊,他趕忙彎腰拾起,提著褲腰從樹后轉了出來,慢吞吞地蹲下來,把手伸向女孩腰間,開始去解她的腰帶。

    女孩見在劫難逃,就絕望地閉上眼睛,雖然明知道掙扎是沒有用的,但仍舊不停地擺動著臀部,她其實想抬腿就踢王思宇,只是這時兩條腿就如同灌了鉛一般,使不出分毫的力氣,只是軟綿綿地垂在那里,勉強能夠支撐住身體,感受著那雙大手在自己的腰帶扣上扯來扯去,她的心里就慌亂到極點,呼吸也開始局促起來,腦袋里亂哄哄的,既害怕又傷心,還有少許的慶幸。

    害怕的是自己馬上就要被眼前這個無恥的大色狼給玷.污了,運氣要是再差點,恐怕會落得個先.奸后殺的命運;傷心的是這色狼不是自己最喜歡的那種類型的,主要是鼻子有點大,她更喜歡小巧精致的,蒜頭鼻子什么的最討厭了;慶幸的是這色狼長得還不算太糟糕,除了鼻子外,其他地方倒還順眼,雖然比不上那些整天圍著自己亂轉的校草們,但勉強也稱得上是帥哥了,想到這時她就羞得直搖頭,心里更加惶惑不安,心跳也愈發劇烈起來。

    ‘咔!’耳邊傳來輕微的脆響,腰帶扣已經彈開,隨著腰間一松,那大色狼緩緩地將腰帶從她腰間抽出,女孩的心跳也仿佛伴著那條腰帶,被抽出體外,險些昏迷過去,心里連聲道:“完了完了完了……應該很疼的……會不會流血啊……不會懷上小baby吧……55555……”

    解下女孩的咖啡色腰帶,王思宇的心里也是‘怦怦’直跳,但沒辦法,事情已經走到這步了,那接下來也就只能順其自然了,女孩的牛仔褲是緊身的,解下皮帶后倒沒有脫落,王思宇小心翼翼地將這條窄窄的咖啡色皮帶從女孩的小腹上繞過去,也將皮帶兜到樹后,穿好后輕輕拉緊,兩根皮帶都綁結實后,王思宇總算是長出了一口氣,擦了一把額前的汗漬,拍拍手,繞著林子四周轉了一圈,又向山下觀望,見并沒有絲毫異狀,這顆心才算落了地,重新返回到場地中央,而此時地上那一小堆火已經熄滅,灰燼一陣風被吹得紛紛揚揚,飄向遠處。

    王思宇這時才有機會仔細地去看綁在樹上的女孩,她身子高挑纖細,皮膚如凝脂般白皙潤澤,臉上雖然沾了些泥巴,但那明艷動人的姿色卻沒有稍減半分,這樣的女孩,顯然是華大女生里的佼佼者,完全可以確定,這是;墧档膶氊,只是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邂逅,王思宇不知道自己是該慶幸還是該哀嘆,這黃.書看多了就是害人啊,亦真亦幻的就進入狀態了,這下可好,怎么辦?王思宇嘆了口氣,抓著褲腰搖搖頭,轉過身子,平躺在地上,隨手從旁邊的草地上拔出一根纖細的嫩草,叼在嘴里,不停地咀嚼著,藍藍的天空,白白的云彩,郁郁蔥蔥的小樹林,青青的草地,捆綁的女孩,內心無比糾結的王副縣長,這所有的一切構成一幅溫馨但不太和諧的畫面.......

    女孩子背靠大樹等了半晌,也不見大色狼上來侵.犯,心里也是極為奇怪,忍不住悄悄地把眼睛睜開一條縫,向身前望去,卻見那大色狼正枕著胳膊,安靜地躺在五米之外,蹺著二郎腿抬眼望天,那兩條腿還一蕩一蕩的,顯得那樣地悠閑愜意,看那摸樣,仿佛剛才什么都沒有發生過,更像是把幾米外的自己忘掉了一樣,她就忍不住有些生氣,這個可惡的家伙,他到底想怎么樣嘛……

    過了十幾分鐘,見王思宇還是沒有動靜,嘴里的報紙被泡得軟.下來,最前端濕.漉漉地貼在口腔深處,女孩感覺異常難過,又過了一會兒,她實在是忍受不住,就‘嗚嗚’地喊了幾聲,草地上那個男人卻似乎并沒有聽到,依舊安靜地躺在那里,沒有半點反應,她忍不住又抬起雙腳用力地在原地使勁地跺了幾下,那討厭的大色狼終于轉過頭來,漫不經心地瞥了她一眼,隨后又把目光移到別處,懶洋洋地伸手在兜里悉悉索索翻.弄了半天,才掏出一根煙來,‘啪’地一聲點上火,抽了兩口后終于從草地上坐了起來,可還是背對著自己,一言不發地抽著悶煙。

    女孩氣得花枝亂顫,不停地拿右腳向前踢,在費力地向前踢了十幾下后,卻始終沒法右腳上的高跟鞋踢飛,她惱怒之余,靜下心來,將鞋跟在松樹邊上蹭了兩下,終于脫下鞋子,拿腳尖挑著鞋子,對準王思宇的腦袋,用力地甩了出去,高跟鞋雖然沒有準確命中目標,但也沒有落空,恰好砸在王思宇的肩膀上,她這時心理才稍許平衡了些,臉上露出一絲得意之色,對于像她這樣漂亮女孩子來說,被侵.犯和被忽視一樣,同樣都是不能讓人容忍的。

    王思宇愣了一下,微微地轉過身體,拾起起地上那只漂亮的黑色圓頭高跟鞋,用指尖挑著高跟鞋上的帶子搖了幾圈,才用一只手拎著褲子站起身子,緩緩地走到她身前,將鞋子丟到她腳下,那只手順勢撐在樹上,皺著眉頭道:“小丫頭,你到底想怎么樣?”

    女孩聽了這話險些氣暈過去,嘴里咬著報紙‘嗚嗚’地喊了半天,眼里露出憤憤不平的目光,沖著王思宇抗議了好半晌,才氣鼓鼓地拿腳套.在鞋子里,用力地跺了幾下腳,王思宇托著下巴看了她半晌,才悠悠道:“這其實是個誤會,只要你不喊,我就把報紙拿出來,咱們好好商量一下,你看怎么樣?”

    女孩聽后不禁面露喜色,生怕他改變主意,趕忙用力地點頭,王思宇伸手把報紙從她的嘴里拔出來,夾在腋下,輕聲威脅道:“別喊啊,不然大家都麻煩!

    女孩張開小嘴后,深深地吸上一口氣,閉上眼睛,喘息半晌,這才抬起頭來,把臉偏向一旁,低低地哀求道:“只要你肯放過我,我可以給你錢!

    王思宇抬手拍拍額頭,做出一副無可奈何的模樣,攤開雙手道:“這真是一個誤會,事情是這樣的,我和女朋友約好在這里見面,沒想到她沒來,你們的身材很相像,穿的衣服也都相似,只有皮鞋不同,我剛才不是沒注意么,是我不小心,我向你道歉,但請你相信我,我絕對不是色狼,你見過斯文守禮的色狼嗎?”

    女孩在王思宇攤開雙手的瞬間就閉上眼睛,等他說完后,才紅著臉用力地搖頭,輕聲提醒道:“褲子……褲子……”

    王思宇這才發現,自己的褲子又已經落到地下,黑色的內褲已經撐起了高高的帳篷,他現在這副摸樣實在是猥瑣不堪,根本和斯文守禮靠不上半點關系,他趕忙蹲下去把褲子拾起,雙手拉著褲腰,訕訕道:“意外……意外……”

    女孩閉著眼睛,睫毛不停地眨動,對王思宇剛才所說的話,有些將信將疑,暗想哪有那么湊巧的事情,多半是這家伙見女朋友沒來,就想來占自己的便宜,可又不敢把事情鬧大,害怕自己報警,這才沒有進一步的舉動,但此時無論如何,只要是他肯放開自己,不管他說什么,都假裝相信好了。

    想到這,她趕忙又把眼睛悄悄睜開一條縫,瞥見王思宇已經將褲子提好,就皺眉道:“我相信你,快點放開我吧,一會來人就不好了!

    王思宇聽罷搖搖頭,微笑道:“在放開你之前,我還想了解下趙素娥的事情,事實上我來這里見女朋友,也是想向她打聽趙素娥的案子,只要你把出事當天的情況講清楚,我立刻放開你,不然,我只好給同事打電話,讓他們開著警車來接你了!

    女孩趕忙搖頭道:“不要!我講……”

    說完后又狐疑地看著王思宇道:“你是警察?”

    王思宇用力地點點頭,一臉正氣地點頭輕聲道:“對,我是!”

    女孩有些不太相信,世上還有這樣的輕浮的警察么,她就又追問了一句,悄聲道:“那你女朋友又是誰?”

    王思宇撓撓腦袋,隨口敷衍道:“柳媚兒,學生會的副主席,你應該聽說過的,但這個秘密你要幫我保守,她不喜歡別人知道!

    那女孩聽后呆呆地愣了半天,拿眼睛直勾勾地盯著王思宇,過了好一會,才長長出了口氣,輕聲道:“好吧,我相信你,放了我吧,我什么都交代的!

    王思宇見她答應下來,暗自松了一口氣,就把身子轉到樹后,把兩根皮帶先后解下來,那女孩也不轉身,羞慚慚地將小手伸向背后,接過咖啡色的皮帶,兩人靠著同一棵樹,各自拿一只手提著褲子,手忙腳亂地系起腰帶來。

    ()( 官道之色戒 http://www.yjscee.live/0_6/ 移動版閱讀m.gcxs.org )
线上娱乐送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