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場小說網 > 其他小說 > 官道之色戒 > 第九十八章 談婚論嫁
    “嗚嗚嗚……雪瀅阿姨……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    方晶驚恐萬分,在短暫的失神之后,忽地清醒過來,趕忙拿袖子在陳雪瀅的臉上一通亂劃拉,只三五下就將罪惡的證據盡數抹去。

    陳雪瀅站在原地呆若木雞,臉上陰晴不定,一片茫然間,下意識地抬起那只白玉般的纖手,在那張艷麗無雙的俏臉上輕輕拂過,隨后緩緩閉上眼睛,喘息不定,前胸如波濤般起伏,過了好一會兒,才長長吁出一口氣,睜開如水雙眸,憐愛地看著面前局促不安的方晶,苦笑道:“小晶,這是什么飲料,怎么味道怪怪的!

    “是…..是……果凍……嗯嗯……喜之郎……”方晶此刻驚魂未定,在陳雪瀅的注視下,悄悄把右臂藏到身后,顫著聲音回道。

    正慌亂間,身后突然傳來一聲喊:“小晶!你剛才喝的牛奶是壞的!”

    方晶扭頭望去,卻見王思宇那壞蛋正慌慌張張地從臥室里沖出來,手里還高舉著一桶牛奶,她氣得銀牙直咬,連連地沖王思宇使眼色,擠眉弄眼地暗示他不要亂說話,王思宇撓撓頭,猶豫了半晌,還是下定決心,耷拉著腦袋走過來,把牛奶遞到方晶手里,輕聲提醒道:“好刺鼻的味道……都成漿糊了!

    方晶沒辦法,只好順著他的話繼續圓謊,伸出那只顫微微地左手接過牛奶,轉交給面前的陳雪瀅,愁眉苦臉地低聲道:“還……還有牛奶……”

    陳雪瀅拿過牛奶看也不看,隨手丟到身旁的垃圾桶里,深吸一口氣,輕輕拍了拍方晶的肩頭,嘆息道:“以后吃東西要小心!

    方晶和王思宇對視一眼,兩人都從對方的眼神里看到了一絲尷尬,但也都暗自松了一口氣,兩人知道,這關算是過了,其實是果凍也好,牛奶也好,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必須有一個可以下臺階的借口。

    畢竟那種東西太容易辨別了,要是認真計較起來,哪里能夠蒙混過關,即便是未經人事的少女,大概也能從濃烈的氣味中分辨出來,但這種事情既然發生了,大家就只能一起裝糊涂,除此之外,還能有什么辦法呢?畢竟這種事情純屬意外,總歸是沒辦法追究的。

    正面面相覷間,浴室里傳來‘嘩啦’一聲響,稍后,李嬸弓著腰慢吞吞地從里面開門出來,陳雪瀅與方晶對視一眼,兩人趕忙爭先恐后地奔了進去。

    李嬸見陳雪瀅母女同時進了浴室,就有些驚訝,愣了半晌才又‘哎呦’一聲,捂著肚子倒在沙發上,拿手揉了半天,沖王思宇呲牙咧嘴地道:“中午的魚是不是有問題?”

    王思宇的腦子還有些混亂,拿手摸了半天的下頜才反應過來,‘喔’了一聲隨口道:“味道是有些怪怪的!

    李嬸便皺著眉頭罵道:“那個挨千刀的孫老六,硬說是剛剛死掉的,這回可闖下大禍了,不知道東家會不會開除我!

    王思宇見她疼得厲害,趕忙走到飲水機旁,拿一次性杯子接了熱水,走到李嬸面前,把熱水遞給她,輕聲安慰道:“李嬸沒事的,這戶人家很好的,你放心,他們不會為難你的,只是下次記得小心些,死魚是不能買的!

    李嬸接過熱水,緩緩地喝進去,把杯子隨手放在茶幾上,躺在沙發上歇了一會,感覺好些了,就坐直了身子,沖王思宇笑笑,點頭道:“我知道,這家人心眼好著呢,尤其是女主人,對我可客氣了,很少讓我干活,今天這事都怪孫老六,這家伙真沒良心,我看他家孩子剛上大學,用錢的地方多,日子過得緊吧,就好心好意去照顧他家生意,沒想到他反過來害我!

    王思宇聽她這樣一說,就趕忙站出來澄清道:“不關魚的事,是喝了過期的鮮奶!

    李嬸這才放心下來,點頭輕聲道:“這還好些,不然真是沒臉再干下去了!

    兩人就在沙發上閑聊起來,通過攀談,王思宇才知道,原來方如海夫婦擔心小晶第一次離家在外不習慣,又她那毛躁的性子闖禍,就商量著由陳雪瀅去北京照顧她一年,等她完全適應了大學的生活后,陳雪瀅再回來,這樣才找了保姆來照顧方如海的生活起居。

    王思宇看著胖胖的李嬸,心里就有些好笑,其實和陳雪瀅相比,這位李嬸跟方如海更有夫妻相。

    足足等了接近半個多小時,也不見那對母女出來,王思宇就知道陳雪瀅可能是在里面盤問方晶,方晶雖然不是她的親生孩子,陳雪瀅卻對她視同己出,呵護有加,而方晶也早已把她當成自己的親生母親一般,兩人之間的關系比尋常母女還要更加親密幾分。

    出了這種事情,做母親的總是最擔心的,自然要對孩子進行一番說教,想到這,王思宇就覺得有些過意不去,但心里也萌生了別的念頭,既然如此,索性將錯就錯,假戲真做,以后就娶了方晶又如何?

    到那時候,自己可能還在青州發展,只要不倒插門,注意些,倒也出不了什么亂子,像今天這種意外,大概以后再也不會出現了。

    至于方晶這小家伙,淘氣倒是有些的,但總歸是對自己一往情深,只要她大學期間不變心,就娶她算了,接吻可以不負責任,但現在兩人的關系已經發展到這種地步,再要推脫就實在說不過去了。

    可一想到這里,他就想起遠在京城的張倩影來,立時打消了這個念頭,心道:還是再等等吧,假如嫂子能改變主意,那是最好不過……

    這時浴室的門突然打開,陳雪瀅從里面款款走出,推門進了方晶的房間,找出兩套衣服來,一套丟給王思宇,另一套則拿進浴室。

    王思宇見她神色如常,并沒有給自己使臉色,這顆忐忑不安的心才算稍稍落了地,趕忙躲進書房把衣服換上,發現竟然正合身,過了一會,方晶推門走了進來,王思宇這才注意到,兩人穿的竟是情侶裝。

    “旅游的時候買的!狈骄д镜酵跛加钌磉,拉著他的一只手,小臉紅撲撲的,一副小鳥依人的樣子。

    王思宇向門外瞥了一眼,就悄聲問她在浴室里聊了什么,方晶卻只是抿著嘴唇怯生生地笑,無論王思宇怎樣追問,她都支吾著搖頭,不肯透露半個字。

    王思宇就有些失望,打算起身告辭,誰知卻被方晶纏住,不能動彈,兩人就在書房里膩味了兩三個小時,隨后陳雪瀅笑著走過來張羅牌局,加上李嬸,四個人玩起斗地主來,其間談笑風生、其樂融融,王思宇在心底就更加佩服起這位俏師母來,心思細密剔透玲瓏,這十幾把牌打下來,中午的事情就算真的揭過去了,三人心頭的陰霾也都一掃而空。

    王思宇投桃報李,在打牌的時候故意出千,頻頻放水,結果總是陳雪瀅和方晶贏牌,他和李嬸兩人的臉上貼滿了小紙條。

    下午,方如海打來電話,說今天外面有應酬,不能在家里吃飯,不過盡量早些回來,讓王思宇不要走,等他回來,這一等,就又是幾個小時,直到晚上八點多鐘,醉眼惺忪的方如海才在司機的攙扶下,搖搖晃晃地返回家中。

    他剛剛進門,方晶就撅著小嘴跑過去,氣哼哼地叉腰道:“又喝這么多的酒,老爹你真是的,討厭死了!

    方如海換了拖鞋,抬眼看看自己的女兒,又瞅瞅站在方晶旁邊的王思宇,就哈哈笑道:“別說,還真挺像那么回事!

    王思宇聽罷臉上微紅,知道方如海是在指兩人穿著情侶裝很般配,方晶則拉著王思宇的胳膊嘻嘻地笑了兩聲,隨后又哼了一聲,嗔怪道:“哪有你這樣的老爹啊,居然取笑自己的女兒,雪瀅阿姨,咱們把這醉鬼轟出去吧!

    “不許胡說!标愌]笑著迎過來,幫方如海脫下外衣,扶著他碩大的身體,兩人顫微微地走向沙發,這時李嬸才從廚房趕了過來,干著急卻插不上手,站在那里尷尬地笑了笑,才忽地一拍大腿,想起該干什么了,她急慌慌地跑到廚房,三五分鐘后,就端著兩杯醒酒茶跑過來。

    喝了杯醒酒茶后,方如海的醉意未減,興致卻更高,先是拉著王思宇下了一盤象棋,隨后坐在沙發上端著茶杯笑道:“怎么樣,這次算是敗走麥城了,感覺委屈嗎?”

    王思宇笑笑,點頭道:“剛開始的時候是有些想不通,現在好多了!

    方如海微笑道:“官場上的事情,有時候沒有辦法用嘴巴講清楚,必須要親自去體驗才成,不過你還成,干了幾件好事,沒白下去一回!

    王思宇忙客氣道:“那還不是靠著老師鼎力相助,否則哪有那么順利!

    方如海把襯衫袖口的紐扣松開,挽起袖口,隨后接過李嬸送來的熱毛巾,擦了把臉,笑呵呵地看了眼坐在對面的王思宇,又瞅瞅膩在他身上的方晶,摸著下頜道:“那你拿什么來報答我啊!

    王思宇忙收起笑容,極認真地道:“不管以后老師交代我任何事情,我都會去做,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!

    方如海喝了一口熱茶,搖頭笑道:“別說的那么嚴重,再說我上哪去給你找刀山火海啊,這樣吧,你就做我們方家的上門女婿好了!

    王思宇聽后一窘,摸不清他這是在開玩笑還是認真講話,就開始坐在沙發上裝聾作啞,只嘿嘿地傻笑,卻不吭聲,這樣就惹惱了他身后的方晶,方晶氣得小臉漲紅,咬著嘴唇拿手用力去扭他的后背,王思宇身上吃痛,趕忙開口道:“其實我是很想娶小晶的,只是她年紀還小,不到法定結婚年齡,現在談婚論嫁還早,那還是幾年之后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方晶聽他這么一說,才心滿意足地點點頭,笑嘻嘻地松開小手,在剛才的地方輕輕地揉.捏起來。

    方如海卻擺手笑著道:“婚姻法對咱們這樣的家庭約束力不大,只是小晶確實還小,不過呢,如果她夠孝順,明年我就可以幫你們領證!

    王思宇聽了只當他是在開玩笑,并沒當真,方晶卻嘻嘻笑著眨巴幾下眼睛,趕忙舍了王思宇,跑到方如海身邊,拿手指用力地替他捏著肩頭道:“老爹討厭死了,你說什么呢,好像我多急著嫁人似的,你女兒什么時候不孝順了,你倒說說看,咱們家是不是父慈女孝!

    方晶嘴里嘟囔著,手里也沒閑著,松骨捏肉,忙得不亦樂乎,惹得方如海端著茶杯放聲大笑,沖著對面的王思宇連連眨眼,王思宇只好坐在那里陪著訕笑。

    陳雪瀅此時也忍俊不禁,從電腦旁側過身子,笑著湊趣道:“你們這一對父女啊,真是老的沒正行,小的更不像話,不過如海啊,我覺得現在的年輕人都喜歡自由呢,不習慣跟父母住在一起,我們就不要把他們捆在身邊了,只要他們自己的小日子過得舒坦,比什么都強呢!

    “嗯,你說得對,倒是這個理!狈饺绾1恍【蟮檬嫣,整張臉已經笑成了一朵花,連連點頭道:“明年就把事辦了,就在國際大飯店,擺他二百桌!

    方晶聽后連連搖頭,嬌聲道:“急什么啊,不就多吃你們幾年飯嗎,有什么了不起的啊,討厭死了,哼哼!”

    方如海聽了忙逗她道:“那成,那我不管了,畢業之后再說吧!

    他這話剛一出口,一陣雨點般的小拳頭就落在后背上,疼得方如海一陣呲牙咧嘴,陳雪瀅忙過來拉開方晶,柔聲道:“不許胡鬧,小心敲壞了!

    方晶現在有把柄落在陳雪瀅手里,在她面前就不敢造次,乖乖地站在她背后,看著陳雪瀅玩斗地主,不時地提醒道:“炸彈!放炸彈,55555,他有四個老k啊,討厭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方如海喘勻了一口氣,就收起笑容,正色道:“小宇啊,你這次的收獲其實不小,團市委副書記這個位置很好啊,非常有利于以后的擢升,只是你要想辦法再拿個研究生的證書來,如今本科學歷還是低了些!

    王思宇擺.弄著手中的幾枚棋子道:“老師說得對,正好過幾天是華大六十周年校慶,回頭我去咨詢下,只是這期黨校的管理太嚴,恐怕上課期間出不來!

    方如海點點頭,輕聲道:“也不用操之過急,黨校這波整風確實來得很急,這個孟超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!

    王思宇聽了沒敢接話,孟超可是華西省的常務副書記,兼著省委黨校的校長,那可是華西省舉足輕重的政治風云人物,絕不是他個初出茅廬的毛頭小子所能議論的。

    方如海想了想,就進了臥室,從里面拿出一串鑰匙來,丟給王思宇,笑著道:“黨校學習半年,總住宿舍很不方便,管得也嚴,經常要查夜,我在電視臺家屬樓那還有一套房子,閑著也是閑著,你先搬過去住!

    王思宇趕忙推辭,方晶卻跑過來,硬把鑰匙塞到他的衣兜里,隨后扳著王思宇的脖子,沖著方如海嘻嘻笑道:“老爹,記得找人裝上一臺新電腦,回頭我可以跟小宇哥哥聊qq!

    方如海連連點頭,嘆息道:“只要你在北京好好上學,老爹什么都依著你,記得要聽你雪瀅阿姨的話,知道嗎?”

    方晶揪著俏皮的羊角辮,拉著長音回答道:“知道啦————”

    兩人又聊了一會,王思宇見此時天色已晚,方如海的臉上也露出一絲倦意,就趕忙起身告辭,方晶送他到門口,勾著手指輕聲提醒道:“別忘了帶上玫瑰花!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————”王思宇也學她剛剛的語氣回答,隨后沖她做了個‘ok’的手型,方晶立時笑顏如花,扭捏了半天,就把小手放在唇邊,又輕輕揮腕,回給他一個甜蜜的飛吻……

    王思宇出了小區后,也不打車,就沿著林蔭路上緩緩而行,此時清風拂面,月上枝頭,望著街上依然往來不息的車流,王思宇心頭竟多了一份悵然,似乎有什么難以割舍的東西正在離他遠去,轉頭望去,高樓之上,燈火通明,伊人卻不在燈火闌珊處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感謝那些四處幫俺宣傳的童鞋,鞠躬!另外,從點擊上分析,看俺書的人絕對不止六百人,咱碼一章字怎么也得花費幾個小時,春節也堅持著沒斷更,雖然書不咋地,但看在懶漢這么勤快的份上,把書放入書架吧,嗯嗯,咱不要你的錢,不要你的票,要個收藏不過分吧,很多筒子沒收藏就來加油,或者催更,讓俺很傷心啊,另外再次提醒,上次書被和諧的時候,收藏掉光了,可能還有童鞋不知道,麻煩看下書架,再次感謝。

    ()( 官道之色戒 http://www.yjscee.live/0_6/ 移動版閱讀m.gcxs.org )
线上娱乐送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