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場小說網 > 其他小說 > 官道之色戒 > 第四十九章 分頭行動
    李青梅下班回家后,發現丈夫張振武今天竟也早早就回來了,正坐在沙發上喝茶看電視,心里就異常高興,換了拖鞋,就笑吟吟地走過去,站在旁邊輕聲道:“今天魏縣長沒叫你過去喝酒打麻將?”

    張振武點點頭,道:“魏老二昨天在市里被人給灌多了,今天一整天都沒精神頭,看那模樣,別說喝酒了,喝湯都費勁!

    “不能喝就不喝唄,你們這些男人,就是讓人搞不懂,見了酒就沒命!崩钋嗝份p笑一聲,撇撇嘴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什么,魏老二的酒量大得很,一斤都沒事,這次是被人給搞了,林副市長中途退席,結果市直單位來了幾個人,就直接奔著魏老二去了,誒,魏老二在縣里喝酒也算條好漢,可到市里就完犢子了,這家伙,讓人家給收拾屁了!

    “過兩天洋洋的家長會你能參加嗎?”李青梅就坐到他身邊,輕聲詢問道。

    “他們班主任二丫很想見見你!币姀堈裎錄]吭聲,忙又補充道。

    張振武點點頭道:“好吧,我去給咱們家寶貝兒子撐場面!

    李青梅就笑著在他臉上親了一口,徑直走向廚房,扎上圍巾,挽起袖口,打算做些可口的飯菜,慰勞這位當家的,她也看得出,最近半年張振武確實忙得很,不過男人忙事業是好事,在這方面她是絕對支持的。

    張振武把電視關掉,仰面躺到沙發上,沖著廚房方向喊道:“青梅,辦公室收拾出來了嗎?”

    李青梅一邊摘菜一邊應道:“下午已經領王縣長去過了,他很滿意!

    張振武點點頭,嘆氣道:“這個老魏啊,真是糊涂,現在都什么節骨眼上,哪能意氣用事,即便想收拾那個姓王的,也得先把鄒海趕走了再說!

    李青梅聽了就皺眉道:“王縣長是從市里下來的干部,怎么就得罪了魏縣長?那天酒桌上怪嚇人的,現在想起來,心里還突突直跳!

    張振武蹺起二郎腿,把雙臂枕在頭下,喃喃道:“姓王的年紀不大,來頭可不小,看那天在酒桌上的表現,就知道是個硬茬子啊,這才三天,老魏就在市里栽跟頭了,這一巴掌打得狠啊,老魏那么牛皮哄哄的家伙,現在都有點打怵了,他摸不清是那個姓王的自己干的,還是三號老板授意的!

    “三號老板是誰?”李青梅從冰箱里拿出一罐可樂,給張振武送過來,疑惑地問道。

    張振武接過可樂,砰地打開后,喝了一大口,才把可樂放在桌子上,搖頭道:“不該問的別瞎打聽,把我交待的事情辦好就成了!

    李青梅站在原地猶豫了下,蠕動了半天的嘴唇,才低聲道:“振武,電腦我給換了!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張振武忽地從沙發上坐起,皺著眉頭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們這么做太不厚道了,萬一被發現了咋辦,再怎么說人家也是副縣長,你們在他的電腦里裝監控軟件,太冒險了,再說,這違法的事咱不能干!

    “那倒沒什么,不過換了也好,這個人不簡單,最好不要得罪他!睆堈裎潼c頭道:“不錯,老婆,這件事你做得很好!

    李青梅見張振武沒有怪罪自己,心里一高興,就仗著膽子勸道:“振武,我覺得你現在變了,有時候竟想些歪門邪道的東西,那可不好,依我看,只要把工作認真干好,組織上不會虧待咱的!

    張振武瞪了她一眼,拿起可樂喝上一口,又重重地放在桌子上,哼了一聲,低聲道:“婦人之見,你懂什么!今年是我的關鍵年,如果魏老二能把鄒海擠走,當了縣長,我就有希望當常務副縣長,別看只是多了常務兩個字,那中間的差別可是天上地下,沒法比,我算準了,只要再使使勁,這鄒海挺不過半年,不過這姓王的是個變數,弄不好會壞事,我可告訴你,青梅,這個節骨眼上你可別犯糊涂,你也不想想,為啥要安排你為他服務?你一定要多注意他的動向,他平常都干什么事,跟什么人接觸,打電話的時候都跟人說什么,這些你一定要記在腦子里,知道嗎?”

    李青梅見他鐵青著臉,知道丈夫是真動怒了,就只好點頭道:“那我明天就把電腦換回去!

    張振武搖頭道:“不用換了,電腦再怎么說也是個死物,有你個大活人在,搞那些東西也確實沒啥用,再說了,也不能把寶全押在魏老二身上,這樣,你要盡量取得姓王的信任,跟他處好關系,他上面有人,而且年輕,咱們兩面下注,也算給將來留條后路!

    李青梅點點頭,就轉身去廚房做飯,這時樓道里傳來‘蹬蹬’的腳步聲,張振武趕忙站起來開門,笑哈哈地道:“我的寶貝兒子回來了!

    “爸爸,我跟姑姑玩得可開心啦!”張洋蹦跳著跑過來,一頭扎進他的懷里。

    張振武抱起兒子,對站在門口的一個美艷少女道:“青璇,快進屋!

    李青璇收起臉上的笑容,神色冷淡地道:“不了,姐夫,我還有事,得先走了!

    這時李青梅從廚房走過來,把張振武拉開,低聲道:“青璇,你好長時間都沒在家里吃飯了,快進屋吧!

    李青璇咬了半天的嘴唇,見姐姐一臉關切,不忍拒絕,才點點頭,換了拖鞋,隨手把門關上,進了屋后,就走進書房,再不出來。

    張振武夫婦對視一眼,李青梅嘆了口氣,就紅著眼睛低頭走進廚房。

    張振武抱起兒子一頓稀罕,趴在地上當大馬,洋洋騎在他身上一個勁地喊:“駕、駕、駕……”

    半個小時后,李青梅就收拾出滿滿一桌子菜,張振武洗了手,就坐到桌邊,倒上酒,把瓶蓋擰上,笑著沖書房喊道:“青璇啊,快出來,嘗嘗你姐姐的手藝,她最近看電視學了一道古老肉,特正宗!

    過了好一會兒,李青璇才從書房慢吞吞地走出來,坐在桌邊,也不說話,只是悶頭吃菜。

    張振武就給李青梅遞了個眼色,李青梅氣鼓鼓地瞪了他一眼,才輕聲地跟妹妹閑聊起來。

    兩杯酒下肚,張振武的舌頭就有點長,開始絮叨起來,耷拉著眼皮道:“青璇啊,我知道你恨姐夫,其實有時候我也挺恨自己的,平安夜那次,我就站在魏老二身后,看著你難受,我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,我知道你愛江濤,江濤也真心愛你,你們兩個也挺般配的,跟江濤比,魏天要人才沒人才,要長相沒長相,要不是出生到好人家里,他狗屁都不是,可你姐夫我也是沒辦法啊,我這么做都是為了咱們這個家,為了你姐,為了你這大外甥……”

    李青璇聽到這,就再也吃不下去了,撂下筷子,噼里啪啦地掉眼淚,李青梅連連使眼色,張振武卻沒有停下來,依然喋喋不休地道:“可不管你怎么恨我,我覺得自己對得起你們老李家,你還記得你爸爸臨走時說的話了嗎?”

    李青璇點點頭,哽咽著道:“記得,爸臨走時說讓我聽姐夫的話,要是沒有姐夫,爸那病不知道要遭多少罪,姐夫,你對我們老李家有恩,我不恨你,我就恨我自己的命不好,恨我跟江濤沒緣分!

    張振武點點頭,嘆息道:“青璇,你還算懂事,你們姐倆長得漂亮,模樣好,心腸更好,但就是太單純,你姐有時候單純得就跟小孩子一樣,不知道這社會有多黑暗,你們還記得當初我當教育局副局長的時候嗎?我讓那個王八蛋給踩成啥樣?連個清潔工都敢跟我犟嘴,現在呢,那家伙被我開除了,現在天天站在大街上賣煎餅,我他媽的每天都去買他的煎餅,他讓我難受三年,我張振武就要讓他難受三十年!

    “振武,你喝多了,別再說了!崩钋嗝访鴱堈裎涞男渥觿窠獾。

    “不成,不說出來難受,憋在心里我堵得慌!睆堈裎渑拈_李青梅的手,繼續醉眼惺忪地道:“我為什么能躥起來?還不是因為有魏老二賞識,外面都叫我狗頭軍師,我承認……就算魏老二拉出大便讓我吃,我都肯,只要他能讓我當上常務副縣長,我豁出去了!

    李青梅看這飯是沒法再吃下去了,就趕忙收拾桌子,李青璇一邊掉眼淚,一邊勸道:“姐夫,我知道你挺不容易的,我真不怪你,你就別說了,我都聽你的!

    張振武聽完點點頭,就沖李青梅喊:“青梅,你也過來,你們都得聽我的,我給你們分配任務,過來聽好了!

    李青梅沒有辦法,只好又坐回桌邊,聽張振武講下去。

    張振武拿著筷子指向李青璇,道:“你,青璇,你的任務很簡單,就是跟魏天談戀愛,等他明年大學畢業從省城回來,你就嫁給他,這在古代叫聯姻,是最簡單、也是最有效的合縱之術,不光咱們用,最上面那些人也都在用,這是咱們家的頭等大事,你不許再敷衍魏天了,要迷惑他,一定不能讓他脫鉤,魏老二昨天可都敲打我了,他要是想收拾我,那太簡單了,沒準過個一年半載的,我就得跑那煎餅攤旁邊賣燒餅!

    李青璇聽他說得嚇人,忙抹著眼淚用力點頭,“姐夫你放心,我指定把他迷得分不清東南西北!

    “好!”張振武一拍桌子,接著把目光轉向李青梅,大聲道:“老婆,你的任務也很簡單,你就負責搞定那個姓王的,他剛到青羊,處境艱難,舉目無親,正是咱們拉攏的最好時機,你要想辦法照顧他的生活,要讓他感激你,我們不能把雞蛋裝在一個籃子里,這小子不但根子硬,骨頭也硬,依我看,絕非池中之物,早晚能飛起來,咱要在他身上做長線投資,他跟魏老二有過節,我幫魏老二,這就容易做仇,將來要有一天他翻過身來,就得報復我,到那時候,就只能靠你在中間把事情給圓回來,你明白不?”

    李青梅也用力點頭,“振武,我明白,我一切都聽你的!

    “好!”咱們分頭行動,張振武又一拍桌子,把杯中酒端起來倒進喉嚨里,身子一晃,險些從椅子上滑下去,李青梅趕緊扶他回房間,張振武嘴里冒著白沫,依舊在那嚷嚷著:“分頭行動!”

    ()( 官道之色戒 http://www.yjscee.live/0_6/ 移動版閱讀m.gcxs.org )
线上娱乐送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