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場小說網 > 其他小說 > 官道之色戒 > 第四十二章 九陽神功
    在方如海的安排下,會面的時間很快就被敲定,就在明天下午,地點仍舊在新都大酒店。

    早上,一縷微弱的晨光射進屋里,王思宇懶洋洋地從床上爬起,走到窗前,信手推開窗子,卻突然發現外面竟然下起了大霧,整個城市完全都被籠罩在白茫茫的霧氣之中,那些拔地而起的高樓大廈,都矗立在濃霧之中若隱若現,讓人生出一種宛如置身仙境的錯覺。

    霧氣直到中午還沒有消盡,空氣中的能見度依然很低,十幾米外的景物都影影綽綽的,看不真切,氣壓也低得很,連呼吸都有些吃力,王思宇不禁暗暗擔心,就忙給周松林打電話道:“這種天氣在高速公路上駕駛會很危險,要不改天再見吧?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!機會難得,不能延期,我現在人已經在路上了,你陪好方家人,不必擔心我!闭f完周松林把電話掛掉,躺在后座上閉目養神,小車司機神情緊張地握著方向盤,不時地亮起尾燈,每開一小段就要‘嘀嘀’地按幾聲喇叭。

    王思宇提前半個小時就來到新都大酒店,他昨天就已經把包間訂好,在屋里轉了一圈后,感覺沒什么不妥之處,就又匆匆下樓,來到酒店門口處,靜候周松林和方家人的到來。

    這時霧氣已經漸漸消退,卻為這座城市增添了一道靚麗的風景,道路兩旁的樹木上都掛滿了霜花,原本光禿禿的樹枝上仿佛開滿了銀色的花朵,亮晶晶地閃爍著鉆石般的光芒。

    這時一輛黑色轎車緩緩地開過來,還沒等小車停穩,方晶就已經迫不及待地推開車門走下來,她還是穿著那件通體烏黑的貂皮大衣,襯得肌膚雪白,看見王思宇,顧不上矜持,搖著兩只小辮子,蹦蹦跳跳地跑過來,親密地挽住王思宇的胳膊,望著四周的景色,臉上滿是愉悅,睜大了眼睛,嘖嘖驚嘆道:“小宇哥哥,好漂亮的景色啊!

    王思宇微笑著點頭道:“是啊,咱們這里很少有霧松奇觀,今天倒是開了眼界!

    “小宇哥哥,我們去照相!辈蝗莘终f,就拉著王思宇往路邊跑,陳雪瀅倚在車邊見了,慌忙喊道:“小晶慢點,小心路滑!

    “知道了————”方晶把最后那個‘了’音拉得很長,聽起來分外嬌憨。

    此時方如海那肥胖的身子也從轎車里擠出來,站穩后就笑吟吟地罵道:“野丫頭,毛毛躁躁的,這性子也不知道隨誰!

    方晶卻不管老爹的嘮叨,拉著王思宇跑到樹下,站在他身旁,如同一只可愛的小精靈,擺出各種可愛的姿勢來,身穿雪白貂皮大衣的陳雪瀅就從包包里掏出相機,對著他們二人按動快門,‘咔嚓咔嚓’地照個不停。

    “雪瀅阿姨,你也過來照兩張嘛!狈骄d奮地連連招手,陳雪瀅只好把相機交給方如海,走到王思宇的右側,“黑白雙嬌!”王思宇在心里樂開了花,在‘咔嚓’一聲后,三人的笑臉就在瞬間被定格,王思宇感覺自己笑得格外邪惡,就有些心虛地方如海的臉上瞄了幾眼,發現他神色如常,并無異狀,那顆怦怦直跳的心才安穩下來。

    隨后王思宇又與方如海照了幾張合影,四個人這才返回樓上,聊了一會兒,王思宇就說我得下樓去迎迎秘書長,說罷轉身下了樓,站在酒店門口,靜候周松林的到來。

    約莫過了十幾分鐘的功夫,一輛掛著青州牌子的黑色轎車才‘吱嘎’一聲停在酒店門口,王思宇忙扔掉手中的煙,快步走過去,面容沉靜如水的周松林打開車門走下來,沖著王思宇笑笑,王思宇忙接過他手中的黑色提包,兩人一前一后走進酒店。

    包間里方如海正和陳雪瀅聊天,方晶在一邊玩著手提電腦,見兩人進來,才笑嘻嘻地把筆記本合上,站起來鞠躬道:“周叔叔好!

    周松林笑瞇瞇地點頭道:“小晶真是越來越漂亮了!彪S后又緊走兩步,握住方如海遞過來的大手道:“如海兄,真是抱歉,倒讓你久等了!

    方如海哈哈一笑道:“周兄不必客氣,你公務繁忙我是知道的,小宇這幾天一直在我這念叨,耳朵都快被他磨出繭子來了!

    周松林見他絕口不提天氣惡劣,只是一味地為王思宇說好話,就覺得這方胖子對王思宇的關愛遠遠超過自己,他坐下后便點頭微笑道:“小宇最近表現很不錯!

    這時方如海起身走出包間接了個電話,在屋子里都能聽到他‘嗷嗷’地扯著嗓子罵人,方晶和陳雪瀅自然是司空見慣,不以為意,王思宇和周松林卻對了下眼神,看來這方胖子果然如外面所說的火爆脾氣,沾火就著,難得能給兩人這么大的面子。

    菜早已點好,酒點的是茅臺,已經提前擺了上來,幾個人就坐在桌邊閑聊,但足足過了三十分鐘,還不見方如鏡的人影,方如海就有些著急,一邊拿白毛巾擦著身上的汗漬,一邊不時地看表,又過了十幾分鐘,穿著一身皮大衣的方如鏡才推門進來,屋子里的人立刻呼啦地站起,只有方晶坐在座位上癟嘴道:“二叔你真是太不像話了,沒看看都幾點了,討厭死了!

    方如鏡隨手把皮衣掛好,拉開椅子,微笑著坐在主位上,意態從容地挽起袖口,看到方晶把小嘴撅得老高,就把臉轉向方如海夫婦這邊,爽朗地笑道:“看,我今兒又把咱們家的小公主給得罪了!苯又D頭笑吟吟地對方晶道:“改天二叔給你買件漂亮衣衣賠罪哈!

    方晶聽了立時放下筆記本電腦,跑過去扳著方如鏡的脖子笑道:“我就知道二叔最疼我!

    陳雪瀅忙扯扯方晶的衣裳,輕聲道:“小晶,不許胡鬧!

    方晶嘻嘻笑著又跑了回去,把小嘴湊到王思宇耳邊輕聲道:“二叔的竹杠不敲白不敲!

    這時方如海就把周松林和王思宇兩人介紹給方如鏡,方如鏡聽了就輕輕點頭,臉上似笑非笑,聲音含糊地道:“好,好!

    王思宇見方如鏡長著一張國字臉,棱角分明,顯得面部輪廓極為硬朗,雖然臉上一直帶著笑容,但總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氣勢,方如海雖是他的大哥,在他面前卻始終顯得有些拘謹,時常言語失據,周松林則更是放低了姿態,身子微微前傾,兩只手平整地疊放在桌面上,臉上一直掛帶著恭敬的笑容。

    方如鏡身材雖然不高,卻有如瘦虎饑鷹,氣勢非凡,坐在那里壓迫感十足,雙眸中偶爾投射出的目光也銳利無匹,似乎一眼就能看透人的心事,他說話的時候極少,多半都是在傾聽,但只要一開口,就是鋒芒畢露,那語氣聽起來霸氣十足,根本不容置疑,王思宇就覺得這人太厲害了,讓人從本能上就生出一種臣服感,起碼潛意識中就不敢與之作對。

    方如鏡早就聽大哥提起過王思宇,知道他對方家有救命之恩,這兩天又聽方如海提起方晶的事情,于是在閑聊中總是不時地把目光瞥過來,想看看這個年輕人有多少斤兩,有沒有資格做方家的女婿。

    王思宇就覺得無形中一道壓力隨著那目光壓迫過來,但他既不好針鋒相對地頂過去,也不肯示弱地躲閃,就只好正襟危坐,臉上掛著一絲淡定的笑容,目不斜視地盯著桌上的一雙筷子運氣,心里默念著九陽神功的口訣:“他強由他強,清風拂山岡。他橫任他橫,明月照大江!

    九陽神功不愧是曠世絕學,用這法子對付省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的無形劍氣居然很奏效,方如鏡足足試探了他幾次,都沒有在氣勢上把王思宇壓倒,而王思宇則趁他氣勢稍有衰減,抓住機會反攻回去,目光柔和地與方如鏡對視了足足有兩分鐘之久,方如鏡就覺得這小伙子不孬,從眼神里絕對看不出絲毫的緊張慌亂,反而有一種春風化雨的從容寫意,就微笑著點點頭,扭頭對方如海輕聲道:“還行,是塊料,以后能干點事!

    當然,他并不知道,自從他坐到飯桌上以后,王思宇的兩條腿就有點不聽使喚,一直在桌子底下抖啊抖的......

    王思宇工作時日太短,閱歷尚且不足,所以體會就沒有周松林深刻,周松林從這位省委組織部副部長身上,仿佛看到了市委書記張陽的影子,暗想這兩人不愧是曾經交鋒過的人物,都是一時梟雄,一山不容二虎,這兩人要是能在一個地級市里和平共處,那倒是稀罕事了。

    幾個人又聊了一會兒,服務員就把菜都上齊了,花花綠綠地擺了一桌子,眾人就開始謙讓著喝酒吃菜,席間周松林雖頻頻敬酒,方如鏡卻一直都是沾唇即止,神色里還透著些矜持,方如海見狀,就在旁邊舉著杯子與周松林對飲,這樣才顯得氣氛不至于太過尷尬,但過了一會兒,方如鏡竟然端著杯子站起來,笑吟吟地說:“小宇,今天是咱爺倆第一次見面,過來走一個!

    王思宇趕忙端著杯子走過去,輕輕地與方如鏡撞了下杯子,兩人都是一飲而盡。

    “好好干!”方如鏡抓過他的手輕輕拍了拍,又從身上摸出一張名片交到他手里,“這里有私人電話,隨時能找到我!

    “謝謝方部長!蓖跛加钶p聲道,他心里多少有些不安,暗想這不是明擺著落了秘書長的面子嗎?但他斜眼望去,周松林非但沒有尷尬的神情,反而臉上笑意更濃,就覺得這位久經考驗的政壇老將就是不同凡響,心如大海,深不可測。

    方如海一直在旁邊為周秘書長牽針引線,說了許多好話,方如鏡就聽著點頭,卻不急于表態,中間去了趟洗手間,結果回來后不久,敲門聲就響起,十幾個官員摸樣的人就小心翼翼地舉著杯子過來敬酒,方如鏡依然是嘴唇沾下杯子就放下,這些人也不大聲說話,每個人都是輕輕與方如鏡碰下杯子,一飲而盡后轉身就走,顯得秩序井然。

    又坐了一會兒,方如鏡看看表,就說還有事情要處理,得先走一步,在和周松林握手話別的時候,方如鏡才用力捏了下周松林的手,沉聲道:“我年后可能要陪共青團華西省委副書記項中原同志去你們青州,你跟項副書記很熟是吧?嗯,就這樣!

    周松林立時激動起來,雙手握緊方如鏡的一只手,用力搖了搖,低聲道:“謝謝方部長!

    方如鏡徑直下樓,周松林跟在他身后送了三步,才站住腳,見左右無人,才擦了下額頭上細密的汗珠,方如鏡透露的消息實在太重要了,這條消息意味著程市長的調離已成定局,而新接任的人選即是項中原,提前知道了這條消息,那接下來的運作方向,周松林就已經是智珠在握成竹在胸了。

    ()( 官道之色戒 http://www.yjscee.live/0_6/ 移動版閱讀m.gcxs.org )
线上娱乐送彩金